1
欢迎来到若初文章网,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

向左走向右走

作者: 雪莹时间: 2013-10-11 13:45阅读: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

(一)

五月,那是一个阴雨的早晨,一个阴雨的寂寞的早晨。

刺桐花铺满了站牌的路阶,我收起那把蓝色格子的弯钩伞歪着头蹲在马路牙子上等车,右边一个小妮儿在吃鸡蛋灌饼,左边是个留着背头的大爷。然后,首班K62带来了安静的呼啸,然后,只留下了一地的刺桐。

我在左边靠窗的位子坐下,车里开着空调,广播里响着的是潘安邦的《恰似你的温柔》车玻璃上被温度差蒙了层白色固体的水气,我腾出食指画了一个笑脸,就此枕着睡去……梦里还在重复昨晚做了一整夜的洗地毯绕机器的动作。那是别人介绍的工作,钱不多,就是熬夜,就是累。

郑州,这个大而破旧的城市,没纳了多少人的心酸往事也没收了我的小而破碎的梦,学校里的愤青时代,教我们常将以生命的意义去度量生活,后来发现是生活的方式决定生命的方向,而现在,我能想的只剩下生存。

颠簸的道路让车玻璃尽情玩弄我的脑袋,过于疲惫的大脑却忽略了皮痛继续着睡眠,感觉有轻微的鼾声,感觉有轻微的口水…

后来我还是被颠醒了,迷糊着直起脖子试图倒向另一边,就那样的,慢慢的,歪了过去,感觉一股格外舒适的力量将我的疲惫娇弱承接得完美无缺,我决定再也不要醒来……

然而接着,就感觉有一根手指轻轻的戳起我的脑袋戳向另一边,一接触摇震的玻璃它立刻又被弹了起来,然后,又倒回那美好舒服的角度,然后,又感觉有一根手指将它戳起,将它保持直立,感觉不动了才撤去,就这样我直着头睡着,还模糊地听到旁边有人出长气,突然它咣几一下倒了下去,顿时感觉所有的疲惫都没了,接着又有人出长气,接着又是那只讨厌的手指在我的太阳穴附近寻找着重心,不懈地准备再次将我顽固的脑壳崛起。最后,我还是倒在了那柔软舒适的地方,沉沉的睡去,睡梦中有淡淡刺桐的味道……

有没有一种可以不死的方式来消失自己,可不可以给一个光荣的理由颓废到底,多想借着此刻的笔调睡去从此不再醒来,故乡啊妈妈的怀抱,请奏一首落花般舒适的安魂曲放在他梦里,一个剧烈的颠簸,我醒了,压在我脑袋上的另一颗脑袋也醒了,正在恢复意识的我们相互对视:她的长发还挂在我的衣领,一只银色的耳机随着车摇拍打着她莹润线条的下巴,我仰面定格了娇迷的眼神,一只手捋着头顶湿漉漉的头发;我的雨伞勾住她的脚踝,她的包搭在我膝盖,我的口水湿了她的肩头…她欲言的嘴唇微露出半颗雪白的兔牙…

车里人仍旧很少,司机打着呵欠打着左方向,前面有人咳嗽,其他人都是木木的,依旧很安静,车顶传来刮过树杈的弱弱的噼啪声,头顶的黄色把手撞的得欢快。她眨了几下无辜眼睛,微努着绯红的嘴巴,对我笑了。我欲言又止,手足无措…车停了,她走了。给我留下的是她那如三月暖风中柔花的笑脸,背着绿色画板的背影,和如初夏莲开般的雪白色裙摆的记忆…

这座城市,这座寂寞的城市,你随便上街走走,你向左走,或者向右走,走过大街,经过小街,上天桥,或进公园,或者停下来,转过身回头去,你所能做到的,只能是从一个寂寞的圈里走进另一个寂寞的圈,最后走出一个大而不规则的圆,发现这个圆就是自己的世界,又发现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可有可无。

那个夏天,它在张雨生的游泳鱼里向晚,在一碗西十里铺的擀面皮里变淡,在B1路快速公交的广播音中走远在床底鞋盒子里那堆智者森林的名片上失传。

还记得吗,那个在凌晨空寂的桐柏路上骑一辆没闸的小破儿车大叫大唱,超速,大撒把的二逼青年…

(二)

我和她的第二次不期而遇是被我们那不靠谱儿的上帝的那双缘手定在了那年秋天的一个黄昏。斑马线的一端,我提着外卖店的快餐盒在协警的哨声后随着拥挤的人流过街,当时只顾着闷着头向前走,只感觉对面来了一辆黄色电摩,我于是向左,对方也向左,我于是向右,对方也向右,我于是再向左,我于是再向右最后彼此为了避免相撞,双双停了下来,我抬头望去,电摩的惯性将她的头盔掀到盖住眼,一头棕色波浪卷散落在白色背带帽的卫衣上,背上背一只大大的画板,一只白色耳机挂在下巴;她慌乱地掀起头盔望着我,然后娇嗔地对我笑了,露出一排可爱的牙齿脸上堆满黄昏的红霞。

我记得她的笑,那女孩儿是她,她变得更漂亮更有气质,似乎在刻意与我的落魄形成对比,她的美好让我对她的期待却步,因为我的出现本身就是个错误。接着,我搬到了北环的一个村子,那时候生活非常拮据,和一个朋友合租的房子,在十五楼,没电梯,通常我们在下面吃完饭后等再爬上去就消化完了,所以为了省钱通常都是下来不上去,或者提着饭上去吃,但又怕饿死在十一二楼。那时晚上我们俩时常沿着那里的前街或中街穷逛,看看地摊货,看看美女,看看霓虹灯招牌,再看看美女;当时我俩没事还盘算着买台电脑,其实去除房租伙食费兜里就够买块电池的了,当时的我身兼两分工,白天跟着介绍我和那朋友认识的一个老师一起跑业务,我们在网上注册了公司网站,就四个人,那时候我们在文博广场的石墩上举行过四方会谈,一个带头,一个管网络,一个负责跑业务,一个跟着瞎转悠;记得当时的会议上那老师跟我说:“算你入股,我跟你非亲非故的,万一以后咱公司发达了,这一股几十万几百万的可不是小数”我当时感觉老师很伟大,也觉得自己即将很伟大,于是我们在谈完十万几百万的股权后坐一块五的公交车去大排档吃炒辣条。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想朋友也是一样,我和我一起合租的那个朋友就是因为经济问题闹得不欢而散。

十月

十全

十指扣

十字长街

相依的不是恋人

相去的不是朋友

孤单

孤双

孤这秋

孤多了也愁

孤少了也愁

孤秋的泪雨

送不走夏末

迎不来冬首

后来,我搬走了,去了农业东路。

再后来,就是那场大雪的铭心刻骨。

年关将至,孤 徒增一岁耳,无功亦无过,折却风华,徒长年岁,遂是无为。孤 历经图志,一心向善,怎耐岁月频频之磨砺,恐稍遇悍劫,孤 大势遂去,命将修矣!愧对先志,荒髯皓首,苟且苍生如是…这匆匆忙忙的一年到头了,拼搏追求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最后一次故地重游,我又遇见了她。

那天中午,在黄河路上,我踱步神游到二小,放学的孩子们在父母的陪同下踩着路边的积雪回家,挤过人群路过站牌的时候,一扭头,便看到了她,他瘦了,长发也剪短了,盘在头上,穿着笔挺的长裤,外褂扎在里面,面无表情地把脸扭向等车的方向,可是,她的右手里却攥着一只小手,她穿着可爱的校服,一头褐色的头发披肩,齐刘海精致而有腔调,真有《女王の教室》里小女神的气质,小女孩仰头对她说了什么,而她无动于衷,小女孩比旁边所以的孩子都安静,见没有得到回答,便又安静下去。

我很纳闷,那是她的孩子吗,不可能,于是决定偷偷跟着也上车去;车上很挤,我挤在她右边站着,小女孩死死地攥着她的衣角,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接了,却没说话,我刻意凑近去听,只隐约听到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唧唧歪歪说个不停,而她只是听着,最后她只说了一句话:“好吧,那就等过了年再离吧,小诺我来带。”口气很无奈。我很惊讶,想不到记忆里的她,怎么联系的上此刻的这个少妇……

此刻突然感觉她在看着我,我也惊了一下转着脸和她对视,又突然感觉这一刻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教人心酸,她足足看了我有五秒,我下意识里躲开了,不敢去接受她那惊讶疑惑无法解释的眼神,那一刻,我的用了半年的时间建立起来的大人的城府却被她的那一个眼神一下打回到了五月早晨的那个幼稚的地毯清洁工……车停了,我在后面默默地犹豫为什么还要跟随她,她进了一家小店,我抬头看去,那是一间小型摄影工作室,店面很精致,左边是日式推拉门,右边大大的落地玻璃窗上挂着一副主题画,那画里的内容让人是感到如此的亲切:一个男孩靠在一个女孩的肩膀上熟睡,女孩的头轻轻倚在男孩的头上打盹儿,女孩的小说扣在地上,男孩的蓝色格子的弯钩伞扶在腿上,女孩的栗色头发里的一只银色耳机挂在男孩鬓旁,男孩的嘴角微扬,女孩的侧脸泛着晕光……

场景好像是在空寂的公车上,从后车窗玻璃上可以看到反着的“K62”的霓虹灯的字样……

我彻底的呆住了,脑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良久,我望着画里的那个熟睡的男孩:好久不见,彬……然后默默离开……

三天后我回老家了,然后就是过年,拜年,走亲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再别的聚散 下一篇:最近感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