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欢迎来到若初文章网,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

驴氏物语

作者: 网络时间: 2014-02-20 20:07阅读: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
  我从没有见过那个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雄性动物,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当我出生后,只是感觉到了妈妈在舔舐着我粘滑、瘦弱的身体,感受着寒夜里来自她舌尖上的那一丝温暖。当我的身体逐渐适应了这个寒冷的冬夜,皮毛在妈妈的舔舐下也开始干燥起来,吮吸着她的乳汁,依偎着她那温暖的毛发,我沉沉的睡去了。
  清晨,当第一抹阳光透过棚壁的缝隙,不遗余力地拥挤进来的时候,我茫然得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个长相奇怪得东西:一副长长得直立着的大耳朵,一张长长得口鼻相连的嘴脸,一双眼角微微上翘的大眼睛,四只粗壮有力的蹄子,一条甩来甩去的长尾巴——一头毛驴!
  她就是我的妈妈吗?
  极度的诧异下,我不禁大声的喊叫起来。
  啊喔、、、啊喔、、、啊喔、、、、、、、
  天哪,这是我发出的声音吗?我迅速得闭上了嘴。
  我是谁?
  我是什么?
  难道我也是一只毛驴吗?
  我不敢低头看自己的摸样,也不想再看妈妈一眼,蜷缩着钻在墙角里,徒劳地想象着前世的我是什么样子。

  童年:老胡一家有三个女儿,姗子是家里的老小但却是姐妹中最能干的,身材高大体型微胖,说起话来和胡妈妈一样,一副天生的四川人的大嗓门。
  我的出生,在这个家里她是最开心的了,每天都会来看看我,给我喂一些软软甜甜的东西,带着我出去遛弯,和我做游戏玩耍,这让我时常会以为自己不是一只驴子。可是老胡却经常骂她发神经糟蹋东西,顺便也会瞪着眼睛、撅着嘴、挥舞着那双干瘦的拳头,吓唬我一顿;什么不许乱吃,不许乱跑,不许乱拉屎等等偶尔跟着妈妈出车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蹦蹦跳跳的围着妈妈的身边撒欢的跑。
  一路上的枯枝败叶,碎石子烂砖块,都能让我新奇一阵,不停的问着妈妈是什么东西?还会用舌头去尝一尝他们的味道。妈妈总是会耐心的告诉我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哪些地方我们可以去;哪些路我们可以走;那些东西我们要避开、、、
  妈妈是一只踏实、勤劳、听话的好驴子,所以老胡一家对她很好,很少像其他人家那样打骂我们,每天还会给我们的食物里添加一点玉米粒之类的精饲料,这样的东西妈妈总是会省下来给我吃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天气也开始一天天的变暖,妈妈却不能每天陪着我玩耍了。春天的耕种是个忙碌的时节,她每天都会很辛苦的拉着一架大车来来回回的奔跑在路上。有时是一车粪;有时是一车柴;有时是一车化肥;总之是天天在忙啊,忙啊,忙的都顾不上管我了。
  我每天独自瞎溜达,也不喜欢和其它的驴子在一起,我可看不上它们那副蠢笨的样子。我喜欢自己冥想,想什么呢?  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感觉我是和它们不一样的,可是为什么又让我有着一副和它们一样的嘴脸呢?这个问题总是在困扰着我。
  我从不愿像它们那样的大喊大叫,那种声音太难听了,于是它们都把我当做是一个哑巴,瞧不起我。我也不喜欢围着人类献殷勤 ,跟着他们的屁股后面转,所以也没人喜欢我,只有胡妈妈和姗子偶尔会来看看我。老胡为此时常在酒后大骂我,总是担心没人愿意花钱买我这么个古怪瘦小的驴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